正文

文|令狐伯光

最近,国产剧市场还是挺热闹的,但其中讨论度最高的还是这两部剧吧,一部就是刚刚收官,不但没有烂尾口碑不降反升,而且观众都依依不舍的《警察荣誉》。另一部就是开播前引爆舆论,结果后面一系列操作在现在评价严重撕裂的《梦华录》。

这两部剧本来从团队和生产模式都有很大的相似性,《梦华录》因为编剧,还有粉丝形成的饭圈化吹捧和现实议题的结合,最终在背后平台营销的下场,最终引爆了评价上的巨大争议。

《警察荣誉》就完全相反,导演编剧认真的拍,演员认真的演,内容既有艺术化表现又没有回避现实议题,电视剧也正常的宣传。它就像是一部非常传统的电视剧,最终以超高质量完结观众才会依依不舍。

这两部剧的评价也证明了一件事情,除非某些平台资本想要用这种口碑争议炒短暂的网络热度,否则你想一部影视剧叫好又叫座的话。一来真的要重视编剧的作用,二来真的要摒弃“流量思维”这一套了。

《梦华录》的问题开始像是出在戏外,粉丝铺天盖地的吹女性现实主义,立意超越关汉卿什么的。引起部分网友的反感而批评,甚至编剧还亲自下场了。再到后来平台还在营销的“双洁”事件一出,便彻底撕裂了这部剧的口碑。

《警察荣誉》被夸奖《梦华录》却被骂?问题出在了这里

这两部剧的生产模式和生产基因真的挺相似的,导演团队都是出身内地国营时期一脉相承的文化精英,《梦华录》的导演杨阳,《警察荣誉的》导演丁黑,都是和正午阳光的孔笙是一辈的电视剧大导演,只是之前名气没有他们那么大。

两人之前都拍过不少严肃正剧的,像杨阳导演的《天地民心》《牛玉琴的树》等。丁黑导演的正剧有《玉观音》《大秦帝国23》等。都是拿过飞天奖,白玉兰奖等国内电视剧的重磅奖项的。

2015年,正午阳光的《伪装者》《琅琊榜》《欢乐颂》的成功,带领一票内地正剧导演团队转型,拥抱市场拍摄热门剧集。

这两个导演也是一样的,杨阳拍了《将夜》系列,丁黑拍了《那年花开月正圆》和《亲爱的自己》。虽然这些剧的市场成绩不错,但口碑和评价上也有一定争议,不像正午阳光《琅琊榜》那类剧封神般的存在。

这两部剧的生产模式也非常的相似,原因是这类正午阳光式的内地正剧导演团队转型拍市场剧过后,这个拍剧的思维和生产思维都是一脉相承的。

一是两部剧的影视工业上都很高,也就是什么美术、构图、服化道等制作水平都非常过硬,你很难看到某些港台导演和不入流导演的粗制滥造。当然因为两部剧是不同的题材,所以这个制作水平的表现方式有所不同。

《警察荣誉》是写实的警察生活剧,《梦华录》是华丽的古装偶像剧。

两部剧的演员组成都有一定的相似性,男主角都是这个时代口碑和实力不错的小生,当然《警察荣誉》的女主白鹿在各方面还有些逊色刘亦菲,但是《警察荣誉》和《梦华录》的配角阵容又差不多,毕竟两部剧的老戏几有实力派演员都很多。

二是两部剧的内核表达也如出一辙,以影视艺术化包装了国内社会的一些现实议题。《警察荣誉》不用多说了,《梦华录》以借古言情的角度去包装女性现实主义。

但是结果产生出巨大的偏差,《警察荣誉》的普通民警面对的现实社会问题,非常接地气并且不悬浮,可以说是这个时代真正的现实主义文艺作品。《梦华录》则是一部非常纠结的电视剧,“流量经济”下作品的问题,营销思维可以说全占了。

《警察荣誉》收官引怀念,《梦华录》却被骂了,这个原因是关键

《警察荣誉》已经完结了,它的故事剧情和角色有多好相信不用多讲了。而《梦华录》的问题确实更明显些,既出在编剧的表达问题上(导演有没有这个意识很难讲),又出在后来平台的营销宣传扩大了这个意识。

有些人可能就要说还是营销的问题,明明一部古偶但非要营销女性现实主义什么的。

现在网友提到这部作品,仍然在炒电视剧的立意问题和什么男女主“双洁”的问题,这个问题又延伸到什么女性现实主义的讨论上,最后就是双方各种的戴帽子和相互攻讦。

我个人认为《梦华录》最大的问题就是这个编剧表达上的“纠结”(也可能是故意的,或者创作者的无意识),最终造成了这几年国内非常常见的“流量经济”下那种打着现实主义旗号的作品的问题。

1、《梦华录》如果不营销宣传什么现实主义和立意,那么它只是单纯的古偶剧吗?

问题是它就不是啊,我们先不看宣传什么的,电视剧在很多表达上确实是有这个意识的。比如剧中女主角赵盼儿时时刻刻挂在嘴中的不能靠男人,女人要自强自立。

比如剧中女三号柳岩把男主角扔到水里,再联系现实当中柳岩那件著名事件。

同样的台词,桥段和戏份比比皆是。现在这个东西是热门的社会议题嘛,一有风吹草动就会引爆舆论,影视剧里你放了这样的内容,如果做得还不错的话,又很容易引起粉丝和网友的讨论。

这部剧明显放了,观众确实看出了这些,也按照这个方向在讨论了。并且因为前面12集在“古偶剧”层面做得不错,一度吃到了热门爆款剧这种宣传的红利,当时热度的声浪多高啊,某平台评分8.8更是侧面的证明。

所以,你说这部剧它只是部古偶很明显是不客观的,因为电视剧的内核和表达,我们能清楚地看到编剧,或者整个导演团队确实是有这样的意识的。

2、《梦华录》的表达却又撑不住这种宣传,因为这个社会现实议题本来就很热闹,观点严重不统一还吵得厉害,除非你真正做到是优秀的现实主义作品,形成一种大多数人都认可的评论,最终口碑反应就是正反馈。

大家不要说对于一部古装剧是强人所难了,这个道理其实是很简单的。

《警察荣誉》这种现实主义生活剧也很容易踩雷,像之前《亲爱的小孩》《小舍得》《小敏家》等打着现实主义旗号的生活剧一样。这个现实议题的细节和表现不行,那些剧是不是也有什么堆砌现实,放大焦虑,以及太假了等等骂声?

《警察荣誉》也有一些但是大多数观众是认可的,原因就是它这方面做得很好。

《梦华录》的表达是真的的纠结,和这几年打着现实主义旗号,开始引起大量观众讨论,为此市场的成绩不错,结果在“立意”上栽了引发大骂战的生活剧一样。

比如这部剧有一个重要的表达,剧里花魁张好好说:“以色侍人才叫剑”。剧里赵盼儿说“十六岁时父亲的旧部替她赎身,我才摆脱了以色侍人的命运”。我们可以得知剧里赵盼儿并非自愿的,而是被迫沦为风月女子,但她仍说自己“我以色侍人的命运”。

但粉丝又说张好好“以色侍人才叫剑”指的是自愿的,但赵盼儿显然不是自愿的,编剧仍旧借她口说“我摆脱了以色示人的命运”。如果没有人给她赎身,赵盼儿只能是个以色侍人的可怜人,却又说“以色侍人才叫剑”,这就是女主都一起骂了啊。

如果自愿的才叫“以色侍人”,那赵盼儿就不是自愿的,为啥要说“我以色侍人的命运”。如果她是打心眼里瞧不起风月女子,那不管自愿不自愿地都瞧不起这样才说得通。可是这样的话,粉丝也别再说“以色侍人叫贱”这句话说得是自愿的风尘女子。

这部剧的表达和剧情就时时充斥着这种纠结,那个著名男女主“双洁”也是这样。

《梦华录》的表达上本来就埋着这种大雷,开始前12集因为精美服化道,角色颜值气质,还有反套路的剧情暂时掩盖这种问题(当然更准确的说前面只是铺垫)。结果你前面在宣传女性现实主义,后面说我只是古偶不用在意。

一开始喜欢的观众抓住这个表达四处宣传,这个阵仗还闹得很大。编剧亲自下场转发什么立意超越关汉卿就引起很多网友反感,但也只是批评为主。直到平台营销“双洁”,彻底把这个表达的纠结给引爆了,导致舆论变成了现在这样。

现实主义别硬上,《警察荣誉》和《梦华录》告诉了我们答案

最后,《警察荣誉》和《梦华录》证明了,这个现实主义作品真的别硬上。《警察荣誉》的叫好叫座证明了,一堆剧顶着“现实题材太受限压力大”的挡箭牌拍烂剧,这部剧给这个市场的一记重拳,比如什么不能拍?

李大为和王刚因为父亲的失职选择不赡养父亲,够不够现实?

夏洁因为父亲是烈士,所以母亲处处打招呼让所里局里上上下下照顾她,够不够现实?

杨树和曹建军因为派出所到底应该替群众平事还是维护正义的争吵,够不够现实?

两个老人闹事所引出来的社会问题甚至黑恶势力,够不够现实?怎么人家都能拍,拍得还这么好这么现实,到有些编剧那里就变成不过审,不好写了?拍不好就别拍,还有别打着现实主义噱头乱拍了。真的!

《梦华录》也证明了编剧和导演团队真的要摒弃这种“现实主义噱头”的创作思维(至于他们是不是潜意识另说),剧组和平台真的要放弃流量思维的宣传。

正如一开始所讲,这种舆论可能会带来的短暂的热度,但长期看它就不是一部叫好叫座的作品。文艺作品最重要的始终是观众,《风起陇西》那类剧只是不成熟,但人家清楚定位也没有乱宣传什么。

《梦华录》这样搞下去是会引起观众反感的。这个一旦败坏了观众的印象,到时就会像“流量明星”一样,观众再见到就只会骂了,长期影响的只会是整个影视产业。

大地彩票平台,大地彩票官网,大地彩票网址,大地彩票下载,大地彩票app,大地彩票开户,大地彩票投注,大地彩票购彩,大地彩票注册,大地彩票登录,大地彩票邀请码,大地彩票技巧,大地彩票手机版,大地彩票靠谱吗,大地彩票走势图,大地彩票开奖结果

Powered by 大地彩票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